自1947年印度獨立以來,印度的穆斯林一直生活在猜疑的陰影之下。他們長年被“印巴分治”後邊境地區暴力衝突所困擾。
  如今,相對於印度教群體,印度的穆斯林群體仍是少數派。但在北方邦、印控克什米爾等一些選區,穆斯林選民的數量不可小覷,因而他們也成為印度各黨派競相爭取的對象。
  北方邦的穆斯林不歡迎莫迪
  印度的穆斯林人口占印度12億總人口的13%。而北部的北方邦的穆斯林所占人口比例高達20%左右,在全印排名第二,僅次於印控克什米爾地區。
  北方邦素有印度“票倉”之稱,該邦人口眾多,在人民院的543個席位中分配有80個席位。而在北方邦省會城市勒克瑙,穆斯林人口占到該市總人口的1/4,約有18萬穆斯林居民。
  然而,北方邦卻頻繁發生印度教徒跟穆斯林的宗教衝突。最近的一次是去年9月,在北方邦穆扎法爾訥格爾——穆斯林占該地總人口的38.1%——等6個村莊持續發生公眾暴力騷亂,兩日的騷亂累計死亡人數至少19人。
  印度的穆斯林們對今年大選的熱門人物——印度人民黨總理候選人納倫德拉·莫迪的強硬派“印度教民族主義”路線表示擔憂,因而害怕莫迪執政。
  來自北方邦的穆斯林穆罕默德· 卡伊斯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我們怎能忘記最近發生的暴力騷亂呢?無數穆斯林男人被殺害,婦女被強姦,家庭被連根拔起。莫迪的得力助手阿米特·沙特別反穆斯林,他最近在北方邦煽動公眾憤怒情緒,揚言‘今年的大選將是該邦印度教徒向穆斯林報仇的機會’。”
  當莫迪選擇將北方邦聖城瓦拉納西作為自己今年的競選選區時,當地穆斯林感到了陣陣寒意。
  瓦拉納西的律師馬赫福茲·阿拉姆說,作為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長(地區最高行政長官),莫迪在當地挑起了穆斯林和印度教徒之間的衝突和分歧,現在他又來瓦拉納西搞宗教分化。“我們瓦拉納西的穆斯林和印度教徒是團結在一起的,我不喜歡莫迪,我會選擇國大黨、社會黨、平民黨等其他黨派。”
  阿拉姆代表著聖城瓦拉納西的穆斯林的聲音。日前,印度政壇的“黑馬”平民黨的主席凱傑利瓦爾也宣佈在此跟莫迪一決高下,作為德里前任首席部長,凱傑利瓦爾在此受到占總人口18%的160萬穆斯林的大多數支持。
  古吉拉特邦里的“二等公民”
  莫迪在古吉拉特邦擔任首席部長長達10年,但該邦穆斯林對莫迪的感情是複雜的:註重經濟發展給穆斯林的生活帶來了好處,而2002年在這裡爆發的穆斯林跟印度教徒之間的暴力衝突,讓莫迪成為穆斯林眼中的“劊子手”。
  2002年2月27日,59名印度教徒朝聖歸來,在古吉拉特邦戈特拉火車站跟一群穆斯林發生衝突,這些印度教徒被穆斯林活活燒死在一節車廂里。之後三天里,印度教徒們開始屠殺該邦的穆斯林,此次衝突中約1000人死亡,其中大部分為穆斯林。
  時任該邦首席部長的莫迪被指責對屠殺袖手旁觀,該邦警察對印度教徒的惡劣行徑也聽之任之。但莫迪不承認自己在這次事件中有何過錯,且拒不道歉。印度最高法院也裁定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莫迪在騷亂中有罪。
  雖然2002年以後,該邦再也沒有過兩派宗教衝突,然而,莫迪指出,穆斯林是該邦外來者、敵人和潛在的恐怖襲擊者。這裡的穆斯林如果想要相安無事,即必須對印度教文化俯首稱臣,並接受自己作為“二等公民”的地位。在2012年該邦的邦議會選舉中,沒有一名穆斯林候選人。
  不過,除了北方邦和古吉拉特邦,印度其他地區的穆斯林也並非一致的“同仇敵愾”。拉賈斯坦邦烏代布爾的商人雅什·巴普納是一名穆斯林,他告訴 《中國經濟周刊》,他支持莫迪。“正是因為2002年鎮壓穆斯林之後,古吉拉特邦再也沒有發生過宗教衝突。而莫迪又擅長髮展經濟,將該邦治理得很好,使之成為印度富裕之邦的典範。”
  印控克什米爾:各黨派積極拉穆斯林的選票
  在印度宗教衝突最緊張、穆斯林人口占67%的印控克什米爾地區,人們對於莫迪的看法分歧也很大。
  鑒於莫迪在古吉拉特邦的反穆斯林行為,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的大多數穆斯林都不希望莫迪2014年當選總理。當地的穆斯林記者哈米德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雖然莫迪在其各類競選集會上表現得相當溫和,並重點強調發展經濟和重視行政管理,但是在其代表的印度人民黨競選綱領倒數第二頁上,仍舊提出要在原來的巴布里清真寺遺址上修建一座印度教羅摩神寺。“可見其印度教民族主義的傾向很明顯。”
  雖然如此,領導印控克什米爾的自由大會黨的溫和分裂主義者法魯克出於政治考量表示,如果莫迪能夠仿效印度人民黨的前任總理瓦傑帕伊,自由大會黨將很樂意跟莫迪展開對話。法魯克在一次集會上說:“瓦傑帕伊總理領導全國民主聯盟執政時,對克什米爾問題立場清晰,並展示出解決克什米爾問題的願望與政治決心,但國大黨領導的全國進步聯盟執政10年來,相比瓦傑帕伊的努力,反而倒退了。”
  此外,克什米爾人民也不喜歡執政的國大黨政府。“政府太腐敗了,根本不關心普通人民的福祉。”哈米德說。
  因此,印控克什米爾的一部分人希望莫迪能像當年的瓦傑帕伊那樣在克什米爾問題上採取一些大膽強硬而非傳統的措施。
  然而,另一部分人卻對此不抱希望。強硬派分裂運動領導人薩義德· 阿裡·吉拉尼表示,瓦傑帕伊在克什米爾問題上什麼作為都沒有,真不明白一些黨派為何會贊揚他,而莫迪就是“殺害穆斯林的凶手”。
  對此,今年3月,莫迪表示,如果人民黨贏得今年大選,他將在克什米爾問題上遵循瓦傑帕伊的路線,他還意外地提出要對印度憲法第370條進行討論(按規定,印控克什米爾處於不同於印度其他邦的不平等的特殊狀態)。
  當地的民權活動者則悲觀地認為,即使人民黨今年贏得選舉,也會繼續在體制上歧視作為少數派的穆斯林,印度跟巴基斯坦之間的緊張局勢也不會緩解,印度同樣會利用大量軍隊來統治克什米爾人民。
  印度的穆斯林讓今年這場看似一邊倒的選舉變得撲朔迷離。穆斯林手中的選票,也成為各黨派爭奪的標的。4月中旬,印度國大黨主席、人民黨主席先後拜訪伊斯蘭宗教領袖,並承諾將維護穆斯林利益。
  特約記者  馮雨
(原標題:“少數派”穆斯林影響印度大選零距離看印度大選)
創作者介紹

永久紋身

ak03akqzg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